所在位置:首页 > 企业频道 > 人才战略 > 正文

北京黄埔大学培训班发假的本科文凭

宁波招聘网  来源:中人网  发布时间:2008-01-31  点击:1  
  在黄埔大学供职的葛永山利用自己为学校招生、在学校内办培训班的机会,用自己私刻的大学公章办假本科毕业证发给刚刚入学一年的学生。昨天,葛永山因伪造人民团体印章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。

  新加坡大使馆报案

  葛永山今年24岁,曾经在北京黄埔大学就读,学习计算机专业。毕业后,葛永山在学校负责招生工作。他说,他在校内开办了一个培训班,专门辅导计算机专业。他自主招生、自己聘任老师、学校在提取提成后给他的学生办理学校的毕业证。一年就给大学本科的毕业证,半年就给办大专的毕业证。

  去年8月,葛永山的一位朋友陈某要到新加坡旅游考察,听说葛永山掌握着黄埔大学的公章,于是找到葛永山办理在职证明。陈某并不是黄埔大学的老师,但是葛永山为他出具了陈某在黄埔大学担任中文老师的证明。

  新加坡大使馆向黄埔大学核对这份证明的真伪,黄埔大学告诉大使馆“查无此人”,新加坡大使馆报警。警方根据在职证明上的签名,找到了葛永山。

  “野鸡”培训班发假证

  葛永山承认,盖在在职证明上的公章是自己私刻的,被抓的时候,他已经用这枚公章给若干个学生办理了大专、大本的毕业证书。这些拿到毕业证的大学生不知道自己手里的毕业证是如此炮制的。“我也是没办法,学校换了领导,以前的承诺兑现不了,不给办证书。学生着急找工作,天天催。我已经承诺要颁发黄埔大学的毕业证,就这样办理了。”

  但是,记者从证人口供中发现,在这些人眼里,葛永山实际上就是一个卖毕业证的,在他那里上学最终目的是为了一纸文凭。实际上学不到东西,有些人甚至没去上课。

  葛永山也向记者坦白,办这种只出毕业证的“野鸡”培训班几乎是无本生意,这样一纸文凭对学生来说毫无意义。

  学生损失难弥补

  谈到办培训班,葛永山说,他是在学校里负责招生的时候,看到有些学生交纳着高昂的学费,上课也听不懂,于是产生了办班的想法。在与学校沟通后,开办了这样的计算机补习班。葛永山还口若悬河地表示,办这个班要懂业务,有能力。自己能跟学校谈成协议,是因为学校领导看中了自己有这方面的能力。

  昨天,法官宣判葛永山私刻人民团体印章罪罪名成立,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。记者在判决中发现,因为葛永山在去年9月就被羁押,根据羁押一日折抵一日的法律规定,他将在今年3月份出狱。与葛永山半年刑相比,那些花了钱浪费了一年多青春的学生,损失更难以弥补。

  对话当事人

  “一年就能拿到大本”

  记者与葛永山的一段对话,勾勒出葛永山所办计算机培训班的大概情况。

  记:培训班的老师、生源和办公地点都如何操作?

  葛:这个培训班的老师是我请来的。一开始是我一个人教,然后我请来我的两个同学来教。学生都是黄埔大学的学生,经过别人介绍的。办公地点就在黄埔大学里面。

  记:培训班的注册资金是多少?

  葛:没什么成本。

  记:你请的这些老师有资格证书吗?老师都是哪里毕业的?

  葛:教计算机有能力就行,没资格证书。老师都是黄埔大学毕业的大专生或者大本生。

  记:你们每年的学费是多少呢?

  葛:每年对社会公开是3600元一年。学一年给大学本科毕业证,学半年给专科毕业证。

  记:学费如何分配呢?

  葛:学校收40%到60%,给一个人的钱,办一张证。但是,后面换了领导,不给办了。还有,介绍一个学生提成10%到20%.其他的就是聘老师的费用。

  记:学校进行什么管理吗?有协议吗?有招生上限之类的要求吗?

  葛:没有。我们是口头协议。

  记:最后毕业证怎么出来的?

  葛:后来,学校不给办之后,我到苹果园一带花了160元钱刻了两枚章。就给做出来了。最后法院认定的是做了3个人的证书。

  记:为什么已经是黄埔大学的学生,还在你这里进行培训呢?这不是多花一笔钱吗?

  葛:黄埔大学的学费一年7000多元呢,我这里才3600元。黄埔大学要学3到4年,才拿到毕业证,可我这里一年就能拿到。比如说,一个学生已经学到大二了,在我这里再学一年就能毕业。就是三年拿到大本毕业证,少上一年学,还少花钱。

  记:这些学生如果拿到假证的话,他在黄埔大学以前交过的学费和学习的时间都没用了?

  葛:其实黄埔大学也是非学历民办大学,他的毕业证也不是国家承认的学历证书。黄埔大学既然承诺要给我的学生办证,我认为我刻他们公章办证也合理,没想到会这样严重。

分享到:
更多
下篇:
宁波招聘网免责声明:
本网转载内容均注明出处,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本网所刊载的作品,其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,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。